快捷搜索:

以国务院纠风办、教育部名义发布了关于进一步

  印象中,笔者的孩子就读小学时似乎没有这样的问题。如果在放学的时候接回最好,晚一点去接或许在哪个教室做功课或在操场上活动,如果再晚点去接,那就只能是在学校的门房了。回想起来,这样的情景就是现在所谓的学校课后服务了,确实解决了家长的后顾之忧。

  没有了“晚托班”,“三点半难题”如一块石头始终压在家长的心头。以后更有“晚托班”与“补习班”界限不清、人员安排瓶颈、经费没有来源渠道、直至“托管不是教师本职工作”的呼声等等,使得放学看护成为社会的“老大难”问题。自2010年开始,在社会的持续呼吁下,上海市教委经过反复调研,逐步形成了一整套关于公益性质晚托班的形式、内容、经费支撑的办法,并在部分学校进行了试点。到2017年,公办小学逐渐恢复为家庭确有接送困难的学生提供看护服务,时间至下午5点。

  这样的课后服务怎么现在成为一大新闻呢?经查阅有关资料,早在1996年,国务院办公厅就转发了当时国家教委等部门的《关于在全国开展治理中小学乱收费工作实施意见的通知》;到2001年,更是在每年发文的基础上,以国务院纠风办、教育部名义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做好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的意见,具体列出相关政策16条,目的是制止教育乱收费、减轻学生负担。而前面所提及的课后服务,学校是需要向家长收取一点费用以补偿看护老师的付出,也被归入了教育乱收费范围。经过不断的纠风整顿,到2006年类似“晚托班”的课后服务终于被彻底叫停。

  

以国务院纠风办、教育部名义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做好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的意见

  有助于学生的健康成长。不仅为家长解决孩子放学早、无人照看的难题,即使家长花了比原先更多的钱把孩子送进了各类看护中心,如都在整治“乱收费”的名义下被取消,像初高中学校的各种社会实践、校外研学、海外游学等,这就使得我们必须反思教育治理的价值。事实上也仅是更为严重的补习而已。所以,是没有本质区别的。过去那么多年高压下的一刀切“纠风”,但却在根本上违背了教育的基本原则和价值观。学校是清净了,以整治“乱收费”“乱办班”名义的教育治理,更可以丰富孩子的课后生活,与十多年前的“晚托班”内容相比发生了质的变化,

  教育的对象是人,教育治理必须以人的价值为先导和引领。此次,上海进一步将小学生的校内课后服务时间延长到下午6点,并由市财政局、市人社局会同教育部门共同发布这一政策,充分说明政府责任和义务的回归,真切希望全国各地的政府都能如此爱护我们的学生,这也是对国家和未来最大的责任体现。

  

以国务院纠风办、教育部名义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做好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的意见

  尽管今天的课后看护服务,后果实在是难以想象。让毫无防范能力的学生直接面对社会的各种险恶,但就学校教育的看护服务而言,实际上不仅仅是类似“晚托班”的学生课后服务遭殃,造成的结果就是把学生赶出学校。

  近日,上海市教委、上海市财政局、上海市人社局联合印发《关于进一步做好本市小学生校内课后服务工作的通知》,决定自3月20日起,在原有课后服务到下午5点的基础上,对家庭按时接送仍有困难的学生,免费课后服务延时到下午6点。此举获得学生家长和社会的高度赞赏,不仅解决了学生家长的客观困难,更是体现政府对学生的切实保护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