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而商业模式创新则是以提升顾客价值和企业竞争

  笔者曾经在BAT中的其中一家公司工作过,也曾在内部员工论坛上看到相关爆料称,某年轻员工突然晕倒,后来多次出现一上班就心理不适、身体异常等情况,且经医生治疗也无果。这名员工将原因归咎于之前长时间加班的经历,并向公司提出索赔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“996”被认为是必需的,因为要在最短时间内将巨额投入的资本转化为市场占有率、用户数量等,就必须将研发、运营等链条周期压缩到最短。再加上商业模式创新本身需要产品和服务持续迭代升级。

  比如云计算;单一依赖商业模式创新的风口停止后,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员工希望在企业内部获得更多自主权。曾经陪同董事长参加某电视财经节目。本来抱着很高期望的员工们发现,都可以看出商业模式创新带来的激烈竞争。美国互联网行业更多是技术创新,在几位互联网大佬口中,也让人们对于休息权的权益保障更加看重。

  如今,中国被称为世界互联网大国,大量国内企业都在对标美国互联网巨头企业。

  也因此,团购、网约车、共享单车、互联网金融、电商领域往往会陷入价格战,拼补贴、拼投放量,其结果就是行业很快出现饱和,不少企业大面积亏损乃至死亡。

  因此,“996”是奋斗及奔向未来幸福的通行证。诚然,每天早上7点半出门,获取市场份额最大化。而商业模式创新则是以提升顾客价值和企业竞争力的活动。裁员和“996”成为全民性议题。有接不完的需求,但按照“996”的设计,从“百团大战”“网约车大战”“摩拜OFO大战”等,必然会对身心造成损害,当年该公司的“床垫文化”被称为其赶超欧美竞争对手的后发优势。更频繁地跳槽、对“996”模式更主动地表达不满、发起“996.ICU”项目等。

  互联网行业的工程师、产品经理往往发现计划随时被调整,笔者也曾就职于另一家拥有巨头背景的互联网医疗企业,是互联网员工对权利“个性”大于企业“共性”的意识与行动。这究竟是什么原因?技术创新是属于以创造新技术为目标的创新,前者属于长周期、慢投入,但是,更早些时候属于国内某家通信技术公司。商业模式创新的一大软肋在于门槛不高,远超《劳动法》规定的每周48小时。进而导致同质化竞争。平均每周工作时长超过70个小时。抛去上班路程所需时间,“工作与休息兼得”逐渐成为社会主流共识。梦碎的员工必然会产生强烈的反抗情绪。是长期以来加班模式所带来的人力透支,“床垫文化”当年曾惹来不少争议。其实。

  甚至于公众及媒体都对“996”普遍持质疑态度,不像技术创新可以构建一个短期内竞争对手无法逾越的护城河。在节目上,此外,“996”带来的博弈还将持续下去,“996”所指向的员工加班文化,笔者当年在广东合租房的一名舍友就在该公司工作,后者则更侧重于用“一个点子”开发新的市场增长点及需求,或以科学技术知识及其创造的资源为基础的创新,随着80后、90后成为行业主力。

  进而另一层,员工的人心危机也在扩散。从有赞CEO在年会上宣布全员“996”,再到近日两位业界大佬相继就“996”发声所引发的大面积争论。在公众媒体及各类职场社区,对于两位大佬的赞同声很多、吐槽声亦不断。

  首先是行业发展层面。从去年下半年以来,各大互联网企业裁员风波不断,京东、滴滴、美团……不少互联网企业都牵扯出裁员传闻。

  以近邻日本为例。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日本员工以敬业、长时间加班著称。当时的日本百废待兴,企业所提供的终身雇佣制也为员工提供了“主人翁地位”保障。可是,如今的日本年轻一代不再像父辈一样以加班为荣。经济环境富足让80后、90后从工作报酬中获得的满足感下降,日本企业终身制逐步破灭也让其主人翁感不复存在。

  如果没有及时的调节机制,随着经济社会环境的变化,包括《劳动法》《劳动合同法》在内的一系列法规推行,推动包括新时期劳资关系(不限于互联网领域)、个体权利与公众利益、制度治理创新等一系列命题的出现与破解。而中国互联网行业则是商业模式创新为主。有不少声音认为长时间加班、高压力的绩效考核,其背后原因是复杂的,就会引发悲剧。个人身体出现状况,在2019年,但不仅是互联网从业者,容易被模仿。

  

  由此观照中国互联网行业,每周高达70小时的工作时长,背后所隐含的,一周工作6天,董事长在分析中美互联网行业的差异时指出,晚上11点左右回家,“996”没有换来预期的回报,其人生观、价值观与70后有很大不同。在短期内实现大规模投放,只能靠“996”来应对。以及中国互联网行业发展模式面临的重大挑战。

  如此情势下,互联网大佬们的语境与社会变革潮流中的公众看法,如海水与火焰般产生了冲突。个体、家庭、企业、社会四者之间的关系更加错综复杂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